歡迎訪問:影音先鋒每日資源站333-影音先鋒手免費手機資源站-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彩票投注站如何转让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誤打誤撞纏上你】4

「你怎么會想辦徵信社?」他好奇地問,眼光停留在墻壁上掛著的大大標語
——「達人徵信使命必達」,忍不住會心一笑。
  「因為我討厭花心大蘿卜,而且我富有正義感?!顧靡獾卮敵暉?,才說出
原因?!父蘸糜信笥巖ダ瞎庥齙鬧ぞ?,所以我們就策畫了許多辦法,沒想到
還真的逮到不少證據,最后就莫名其妙地想自己來開徵信社啰!」
  簡嘉筠待在加拿大四年后,因為受不了那邊無聊的生活,自己一個人偷跑回
來投靠親朋好友,沒想到誤打誤撞和朋友合資開辦徵信社,并且將所有女性朋友
找來當員工。
  原本規模并不大,但她依照員工的專業領域分配,將業務分類為外遇搜證、
保險詐領,銀行金融、國際貿易等范疇,竟然能成功解決客戶的要求,逐漸建立
良好的口碑。
  「你們徵信社的業務好像很多?」他看到墻上掛著的各式證件,還有員工是
警界出身的,顯然是玩真的。
  「當然!我們是走專業和誠信路線?!顧靡獾廝擔骸溉綣鬩形頤前?br/>事,可以算你便宜一點?!?br/>  他不理會她,僅僅以微笑代替回答。
  「你怎么變這么多……」他的眼神又溜回她身上,直勾勾地盯著她看?!副?br/>得這么穠纖合度?」
  「我這幾年住在國外,那里沒夜市呀!沒有咸酥雞、四神湯、小籠包、蚵仔
煎……而且我爺爺規定家里得吃清淡食物養生,我也被強迫跟著吃。我好可憐哦!
莫名其妙就餓瘦了?!?br/>  她說話的語調像在唱歌一樣,雖然抱怨,卻沒有沮喪的感覺,甚至比當年還
要熱情有活力。
  「這樣看起來更漂亮?!顧粲興嫉廝?。
  「是嗎?」她笑意盈盈地看著他?!腹植壞夢掖蟾縊滴蟻衷謔且歡浠崳?br/>蠅的美麗花朵?!?br/>  安千旭忍不住想笑,「這種話聽起來不是贊美?!?br/>  「哎呀!」她笑咪咪地說:「話要選擇性地聽,我只承認自己是『美麗的花
朵』,其他形容詞自動略過?!?br/>  「你有很多人追求嗎?」他旁敲側擊地詢問,她幽默又風趣,一定有很多蒼
蠅繞著她。
  「我又不是大便!」她聳肩,自動拿起桌上的泡芙吃了起來?!桿悅話脛?br/>蒼蠅光顧?!?br/>  這女人沒救了!居然可以一邊吃東西一邊談論排泄物,難道她不會有錯誤的
聯想嗎?
  不過這種無厘頭的講話方式正是她的正字標記,聽起來還真讓人啼笑皆非。
  「所以你這幾年感情空白啰?」他干脆直接問比較快。
  「你很想知道?」她的眼睛狡黠地看著他,意有所指。
  「是?!顧烤季嫉乜醋潘?,不再逃避。
  「我還沒結婚,現在徵求男友中?!顧恢苯踴卮鶿奈侍?,反而以更簡潔
的方式透露,「你要報名當第一號嗎?」
  不懂害羞一向是她的特色。
  她從來不懂矜持,五年前就知道自己曾經將心遺落在他身上,所以才會主動
勾引他,但她很清楚他一直無法厘清彼此的感覺,甚至連出國留學這件事都沒正
式向她提起過。
  既然如此,她也不會沒品地糾纏他,反正若兩人合得來就在一起,合不來就
算了。
  雖然如此,她的手機還保留著他的照片,畢竟他是她第一個喜歡上的人,刪
掉好像有點可惜。
  出國多年,她的感情世界不曾空白過,但他仍然在她的心中占有一個角落,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初戀情結吧?
  如今,兩人再度碰上,女性的直覺告訴她,他有意再續前緣,而她也覺得現
在才是對的時間,錯過可惜,所以,她這次不會再讓他溜走了。
  「好。但名額只能有一名,唯一的一名,你不能再徵求其他人?!顧乃?br/>緊緊地跟隨著她,仔細觀察她的表情。
  「喂!」她沒好氣地戳戳他的胸膛,故意挑釁地看著他,「你會不會太自以
為是?我這個人就是喜歡多選一,而不是一選一,不行嗎?」她可是自認行情很
好哩!
  他閑適一笑,早已不是血氣方剛的少年了,不會再輕易被她激得反唇相稽或
手足無措了。
  「我們之間不是單選題、復選題,而是配合題,而且是選項只有一對一的配
合題?!顧庥興傅廝檔?,眸底漾著滿滿的溫柔與堅持。
  「說不定這題配合題沒有答案,只是一個誘人答錯的陷阱?」她眼睛泛出笑
意,已經很清楚他的心意。
  「我會千方百計地作弊,讓答案成真?!顧宰約?,也對她保證。
  「哦?這么快就進階到這個地步,人家會害羞耶!」她皺了皺鼻子,假裝扭
扭捏捏的,雙手還故意捂住笑得都快捂不住的嘴角。
  「害羞是要咬嘴唇、眼睛低垂,不是讓我看到你開心得露出牙齒的樣子?!?br/>他又好氣又好笑地指正她演戲的缺失。
  「好吧!這么快就能看穿我的真面目,顯然和我很合得來,你錄取了!」她
笑意盈盈,瞇眼笑著,比春風還迷人。
  「任何人都可以看穿你的小伎倆?!刮裁湊餼浠疤鵠?,他好像被隨意敷
衍了?
  「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在你的威脅利誘下,我是『被迫』只錄取你一人哦!」
很得意的模樣。
  他突然抓住她,用力給她一個吻,趁她驚訝得張開嘴時,靈活的舌頭在她的
小嘴里翻攪,溫柔又急切地吸吮著她的舌頭,將她吻得七葷八素、雙唇紅腫,才
依依不舍地放開她。
  「是被迫嗎?我看你根本很享受?!顧勐怨荒ü罟?,很得意地看著她
被吻得迷迷糊糊的樣子。
  「哼!這沒什么了不起,好歹我在國外住了這么多年,接吻是家常便飯,你
的吻頂多是國小級程度啦!」她吸口氣平緩急促的呼吸,沒好氣地斜睨他一眼,
突然覺得他看她的眼神好像要把她的魂都給勾走。
  可惜這次的挑釁收不到任何成效,反而還逗樂了他。
  他停止對她紅唇的攻擊,呵呵低笑,氣息拂在她熱燙的耳根,簡直令她抓狂。
  「國小級?你還真是傷了我的男性自尊哩!」她的挑釁反而激起他內心邪惡
的因子。
  他以令她顫抖的方式,邪惡萬分地緩緩解開襯衫扣子,并且拉過她的小手,
放在自己的胸膛上摩挲。
  「怎么樣?你要不要先驗貨?我做生意一向秉持童叟無欺的信念,如果客人
不滿意的話,可以提出來,我會想辦法解決的?!顧室庠謁畝嘰燈?,還呢
喃著曖昧的話語。
  「哇!」越摸越上癮,她被他撩撥得雙眼迷濛,小手自動自發地在他胸膛前
摩挲。相較于五年前,他的身材無疑由勁瘦的青年轉變為真正的男人體格。
  「你摸得還滿意嗎?這種身材是正港的男子漢吧?」他有禮又霸道地宣告,
含笑的眸子瞟向在他胸膛前不斷摩挲的小手。
  她根本說不出話來,不自覺地吞了吞口水,好不容易才吐出話語,但聲音卻
瘖痖得像是七十歲的老嫗,「你現在改行賣肉了嗎?」
  說歸說,她的手仍然無法從他的身軀離開。他的雙臂修長有力,寬肩下是長
期運動與健身的結實肌肉,這些完美的組合讓她的呼吸開始急促,尤其是他越來
越靠近,幾乎緊貼在她的身上時。
  不理會她的挑釁話語,他輕輕吐出讓兩人都熱血沸騰的話?!溉綣獾幕?,
我給你特別優惠,今天晚上就可以試用了?!?br/>  她雙眼睜得好大,魂已經被勾走了?!甘雜悶詼嗑??」這么棒的體格不好好
利用一番,真是暴殄天物呀!
  她上鉤了!他瞇著眼,直勾勾地看著她迷濛的雙眼,只想現在就把她揪上床,
狠狠地大戰三百回合?!桿婺愀咝??!構淮蠓攪稅??
  「哦?那萬一我不滿意要退貨怎么辦?」她做生意也知道要先禮后兵。
  「貨物既出,概不退貨?!顧UQ?,一臉沒得商量的樣子。
  「你嚴重違反消費者權益?!顧縛?。
  「當年不知道是誰吃了我,就拍拍屁股遠走高飛,害得我受傷的心靈連消費
者?;せ鴰岬幕岢ひ才獠黃?。更夸張的是,那個吃了我的人還自動留下一千元
破身費給我,唉!我還真是廉價?!鉤骶慵訓匕г棺?。
  「你嫌太少?我還覺得浪費了!」她以前是搞不清楚誰應該給紅包,現在搞
清楚了,反而覺得白白浪費錢。
  他瞪眼,「你還真敢講?!顧W炱ぷ?,他一向輸她。
  她嘻笑,「本來我是要多給兩百的啦!但想到身上沒半毛錢也不行,所以…
…」她咧著嘴,拍拍胸脯,「幸好我聰明,自動抽掉兩百元,沒損失太多?!?br/>  安千旭突然覺得自己的修養越來越好,否則一定會氣得一腳將眼前的女人踢
到天邊去,水無再見之日。
  「你什么時候下班?」轉移話題才不會讓體內細胞氣得死光光。
  「隨時!」她一向都唾棄打卡制度,而且,反正她是老板之一,混水摸魚沒
人敢講話。
  「晚上六點我來接你一起吃飯?!顧緣賴廝?。
  「好?!顧咝說妹伎坌?。
  「你現在住哪兒?」
  「徵信社樓上?!顧鋼柑旎ò?。
  他點點頭?!敢桓鋈??」
  「是呀!自從我家人全都移民后,只有我想回來臺灣住。徵信社才開張半年,
業務就應接不暇,所以我是獨立自主的單身女性,請稱呼我『徵信界的女強人』
或者是『徵信界的辣妹』?!顧摯甲暈掖敵?。
  他垂下眼瞼,沒理會她的吹牛,簡潔地交代,「等我,別亂跑?!顧婕醋?br/>快速離去。
  「什么嘛!說些甜蜜的話都不會,該檢討!」她站在原地氣呼呼地喃喃自語。
  度過一個愉快的晚餐之后,晚上七點半時,安千旭陪著簡嘉筠回到她的住處。
  「客人,要上樓喝杯茶嗎?」她假裝羞答答地問著,語氣卻是強迫的。
  「你的手都揪住我的襯衫不放了,我如果不答應上樓去喝杯茶,應該會被你
切十八段,丟到河里喂魚吧?」他笑著說,其實對她的舉動很高興。
  「真是上道!」她拍拍他的胸膛,吃豆腐吃得兇。
  「那你可以先放手了吧?從晚餐到現在,我的胸部都快被你摸爛了?!顧?br/>得很邪氣,一個晚上被她逗得樂不可支。
  用餐時,她一點都不害羞地黏著他,三不五時偷捏他一下,還將小手放在他
身上東摸西摸,惹得他幾乎「獸性大發」,要不是他費盡全部心思抑制住欲望,
早就在現場將她撲倒,馬上將她吃了。
  「有什么關系,沒聽過『物盡其用』嗎?好用的東西就要把他榨干到最后,
連一滴都不剩?!顧致車廝?。
  他搖搖頭,伸手攬住她的腰,低頭在她的耳邊低語,「再不放手,我就在現
場表演春宮大戲,你要讓整棟樓的人都看見嗎?」
  她嘟著嘴,有點不甘,「好吧!上樓去?!?br/>  他幫她打開門鎖,一進到屋內即好奇地東張西望,「嗯,還滿干凈的,我以
為你這個人個性粗魯,住處應該也會亂七八糟,看樣子我低估了你的賢慧?!?br/>  她沒理會他的揶揄?!改鬩仁裁??」她倒是很賢慧地問。
  「不用,我自己來?!顧幌蚨際親岳?。
  「好吧!你自己去,順便幫我倒杯溫開水?!顧ψ攀夠剿?。
  他往廚房走去,她卻在后面亦步亦趨地跟著。
  趁他在倒水的時候,她將嘴嘟近他,沒想到他脖子一轉過來,她的唇「嘖!」
地一聲在他唇上親個結實,得手后便嘻嘻嘻得意地笑了起來,而且還將他抱滿懷。
  「你做什么都這么主動嗎?」安千旭用力抱住簡嘉筠,也狠狠地蹂躪她的唇,
看見她的唇被吻得紅腫又微微開啟,才露出一抹笑。
  「你不喜歡嗎?」簡嘉筠在安千旭懷中扭動,心臟撲通撲通跳著。
  對自己這么主動向他調情,不免兩腮泛紅,心里七上八下。
  「喜歡極了,越主動越好,這會讓我感覺你真正的心意?!拱睬竦氖衷詡?br/>嘉筠的臉頰上游移,再次輕輕地將唇落在她的唇上。
  「別這么嚴肅,我只喜歡吻你?!辜蚣誤扌溥淶匭?。
  她的告白讓他的心臟突然重重地撞擊,一股濃烈的愛意涌上心頭。
  「這表示你愛我?!拱睬癜緣賴廝?。
  「如何定義愛呢?」簡嘉筠故意打模糊仗。
  「當你真正愛的時候,應該會知道?!顧膊幌胂衷諼閹?,現在這個氣氛
比較適合來場床戲。
  「是這樣???那你愛我嗎?」簡嘉筠直接問道。
  「愛極了?!拱睬耱ナ?,雙唇落在她的玉頸上舔吮。
  「你更直接!」簡嘉筠驚呼,故作鎮靜地掩飾心中的蕩漾。
  「如果你還搞不清楚愛不愛我也沒關系,你可以慢慢想。在你思考的這段時
間,我對你的愛已經足夠我們兩個用了?!顧幌胂衷詒撲黨隼?,反正她逃不
出他手掌心了!
  「聽起來深情款款,沒想到你這么會講話?!顧甲髏嗡頻氐陀?,這一刻
的甜蜜讓她喜上眉梢。
  「我不是會講話,而是說真心話?!顧現康廝?。
  他深情款款地看著她,然后突然低頭,雙唇落在她的香唇上,這回不像剛才
那樣只有蜻蜓點水,而是軟軟地深印在她唇上,她頓時失去了主張,豐唇任由他
一下又一下地舔吮著。
  他以兩手用力將她抱緊,她嬌柔的身體像柳枝般在他懷里搖擺,嚶嚶地細喘。
  當他濕熱的唇舌舔吮到她的后頸,剎那間她只覺得體內仿佛有一道強烈的電
流,迅速竄過四肢百骸。
  簡嘉筠驀地吸口氣,心跳倏然加快,側首輕舔安千旭的臉頰,覺得全身火熱
不已。
                第八章
  安千旭將簡嘉筠抱起,放置在流理臺上,將自己逐漸昂揚的男性欲望抵在她
的雙腿間,讓她感受他的熾烈欲望。
  「等一等?!辜蚣誤尥炭誑謁?,連忙阻止。
  「剛剛你還迫不及待,現在竟然這么害羞?」他強勢地從背后將她推抵在流
理臺前,側首嚿咬她敏感的白皙雪頸,在她逐漸軟化的輕吟聲中,乘機伸出左手,
拉起她的襯衫,靈巧地探進上衣內,隔著內衣愛撫她雪白誘人的雙峰,讓柔軟滿
盈的觸感透過指尖深深勾動他的心坎。
  「安千旭,你變得攻擊力十足!」簡嘉筠媚眼微閉,放松自己享受他手指的
挑逗與撩撥。
  「這一切都是為了要抓住你?!顧嗄笞潘乃?,手指略過內衣,輕輕扯
弄她的蓓蕾,一聲聲吟哦聲從她小嘴兒溢出,不自覺地扭動著嬌軀。
  「我也要抓住你!」
  她媚眼一拋,小手對準他襯衫下的乳頭,輕輕地扯動,在聽到他悶哼的吼聲
時,忍不住咯咯笑出聲。
  「你這調皮鬼!」他低下頭舔弄她的耳貝,在她發出急促喘息時,忍不住輕
笑出聲。
  「嗯……」她按捺不住地扭動,想要掙脫那股吞噬人的快感,但又急切地歡
迎那洶涌的欲望,在理智與欲望的拉扯下,她已寸步難行。
  「不要抗拒,我會很殷勤的?!垢芯醯交忱锏娜碩坪躉瓜朧醞頰踉?,他故
意曲解她的抗拒,輕笑著伸出右手鉆進她的裙擺下緣,繼而徐緩向上,手指靈活
地停留在她的私密處撩撥。
  他掌心下的嫵媚曲線仿佛引領著他伸手摸索,在嬌俏渾圓的臀峰繞了一圈,
厚實的大掌轉而來到她敏感的大腿內側。
  「你的技術越來越高竿,是不是常常有實驗對象?」她氣喘吁吁地問道。
  「現在才在第一個階段,這么快就知道我技術高竿啦?」他睨她一眼,眉眼
都在笑。
  「我對這種事很敏感?!顧邇搴砹?,嘴硬地說道。
  此時,他的手指頭略過她的內褲,直接撥弄她的花瓣,還故意捏著花心上的
小突起,在她不由自主地分泌大量凝露時,邪惡地咧嘴笑著。
  「你果然很敏感,都濕了?!顧蛻底?。
  她揪住他的襯衫,解開他的鈕扣,急切地撫摸他的胸膛,并在挺立的乳頭上
流連,輕輕地一拉一扯,讓他不自覺地輕叫出聲。
  他火速地剝開她的內褲,來不及將內褲由她的雙腳中褪下,手指已迫不及待
地輕輕一刮,眼睜睜地看著凝露大量地從花心處流出。
  她癱軟在流理臺上,雙腿大張,任憑他的擺弄。
  他倏地伸出中指,往她的花心處一沉,中指全數沒入她的甬道中,在感受到
甬道的緊窒與濕潤之后,他滿意地笑了,動作也突然停頓。
  「該死!安千旭,不要停?!顧斂蛔∑卮蠛?。
  「我沒有停,只是讓你適應一下,免得太激烈,讓你承受不住?!顧薰嫉?br/>說。
  在她的聲聲催促下,他又開始活動中指,不斷地進進出出,把她的花瓣撩逗
得一片紅通通的,彷佛待人采擷般可口。
  他手忙腳亂地一邊撩撥她,一邊拉下自己褲頭的拉鏈。一整晚被她的企圖誘
惑得蓄勢待發的男性欲望,已經不需要再度撩撥,就已經活力十足地昂揚挺立。
  他的中指離開她的花心,以堅硬又不斷躍動的男性欲望取而代之。
  他的欲望仔細對準她的入口處,準備一挺而入——
  就在此時,手機鈴聲從他的口袋里響起。
  「安千旭,不要管了,快點!」簡嘉筠又急又怒地尖叫,雙腿緊緊勾住他的
腰部,讓他無法退卻。
  安千旭也不想管,雙手隔著衣服揉捏她的雙峰,欲望對準著極樂甬道。但手
機鈴聲卻響個不停,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愿。
  安千旭氣呼呼地接起手機,「該死的!哪位?」
  「你忘記今天晚上七點要和下游廠商一起吃飯了嗎?」號筒另一端的發話者
是袁世旭。
  「該死的!我真的忘了?!顧媚盞刈韁?,臉龐漲紅。
  「本來我出席就可以了,但我現在在香港無法前往,何況,這也是你訂的日
子?!乖佬裎薰嫉廝擔骸腹炯父齦剎懇蛭淥慮?,沒辦法準時出席,所以
只有你能前去向廠商們打聲招呼了?!?br/>  「我知道了?!拱睬襠釕畹匚諂?,欲望不得發泄讓他火氣很大。
  「我打斷你的好事了嗎?」袁世旭含笑的聲音里,有種幸災樂禍的味道。
  「你就別高興太早,下次換我打電話騷擾你?!拱睬衩緩悶鼗鶿俟葉系?br/>話。
  結束通話之后,安千旭內疚又懊惱地看著簡嘉筠,「對不起,我有事情要辦,
必須先走?!?br/>  他用盡畢生之力,才忍住難耐的欲望。
  「什么?」簡嘉筠真的不知道好事被打斷該怎么反應才好。
  「我忘記今天晚上要請下游廠商吃飯了,袁世旭又不在臺灣,所以只能由我
代表出席?!?br/>  他早就利用晚餐時間,將這五年的發展簡單地做了說明,也讓她知道他加入
了袁世旭家族的電子公司。
  「???」簡嘉筠傻眼。
  安千旭看到流理臺旁邊有一些蔬果,「如果你的欲望無法紆解,就用這個吧!」
他指指一旁的小黃瓜。
  「你要我用小黃瓜代替你嗎?」簡嘉筠瞪大眼,簡直不敢相信安千旭竟然敢
如此惡劣地對待她,在將她的欲望撩撥到快爆炸時,卻活生生在她身上潑了一桶
冷水。
  「你不要侮辱我的能力,好歹也要大黃瓜?!拱睬窕刈?,一邊忙著穿好衣
服,一邊幫她拉好衣裙。
  「少膨風了!試用者是我,我會不清楚嗎?你的那根只能是——小、豆、芽!」
她氣極了,胡亂污衊他。
  她也不知道話題為什么會轉到這兒,她應該撻伐他,而不是跟他拌嘴。
  「這么說你還試過別的?是外國貨嗎?」他嫉妒又氣憤地說,男性的優越感
開始作祟。
  「沒有耶!我也是很挑的,而且我這人愛用國貨!但是東挑西挑,就是挑到
最小的……唉!」她聳聳肩,故意嘆口氣暗諷他。因為欲望硬生生被打斷,只能
要嘴皮干過癮。
  「乖!」他又恢復笑臉,知道她只是逞嘴上功夫,只好溫柔地安撫她,「等
我回來哦!」
  「鬼才等你回來!」她怒吼,不敢相信他真的走人了。
  安千旭拍拍屁股離去之后,簡嘉筠仍然呆坐在流理臺上,手中抱了一堆蔬果,
沉浸在被拋棄的思緒里。
  為了追查某位客戶的外遇線索,又派不出多余人馬,簡嘉筠只好單槍匹馬地
持單眼相機和紅外線攝影機,來到位于市郊的獨棟別墅區。
  她拿出望遠鏡,對著隔壁棟的別墅頂樓張望著。根據線索,對方今天會和女
伴舉辦派對,一行有六人,三男三女。
  她從望遠鏡里盯著鎖定對象已經兩個小時了,全身疲憊,肚子又餓,尤其看
到對方將烤好的肉堆在一旁,愛吃不吃的樣子,她吞了吞口水,怒氣沖天地抱怨
對方暴殄天物。
  有了、有了!鎖定對象吃飽喝足之后,正抱著女伴在泳池旁戲水,兩人交纏
在一起擁吻不止,煽情動作頻頻,鎖定對象還脫下女伴的胸衣,舔著女伴的胸部
哩!
  真不要臉的男人!外遇還這么理直氣壯,竟敢大膽利用老婆名下的房子,大
方與對方約會。難道他以為老婆永遠不會發現嗎?
  當初她接到這件案子時,四十多歲的委托人說公務員丈夫非常忠厚老實,每
天都準時上下班,賺的錢也都全數交給她管理,但最近她發現丈夫一天到晚躲到
廁所講電話,有時候還講一、兩個小時,更是一直傳簡訊。
  依照女人的直覺來看,她認為丈夫一定在搞外遇。
  果然,她們接受委托之后,才短短三天就發現鎖定對象外遇的證據。原本是
由另一個小組進行搜查動作,但最近業務很多,公司人力突然分身乏術,她只好
親自出馬。
  她動作簡潔俐落地拍了好幾張煽情照片。嘿嘿嘿!這下證據可充分了!
  突然,她察覺到隔壁大樓有一抹視線,她警覺地迅速蹲下身,心臟撲通撲通
跳個不停。
  不會吧!難道被發現了嗎?既然任務完成,還是先溜吧!免得小命不保。簡
嘉筠趕快收拾好東西,匆匆忙忙三階一跳地沖下樓。
  當她發現自己踩空一階樓梯時,已經來不及反應,只能下意識地尖聲大叫。
  「哎呀!」
  她身體失去平衡,右腳撞到階梯,嚴重地扭了一下,就這么砰咚砰咚地滾下
樓梯,后腦勺還倒楣地撞上墻壁,發出好大的碰撞聲,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下
來。
  「哎??!痛死我了?!辜蚣誤尢稍詰厴銜薹ǘ?,微側著臉,身體痛得令她
哼哼哎哎地呻吟著。
  有人急忙跑過來,扶她起來,語調顫抖又驚惶,「該死!嘉筠,你還好吧?」
  簡嘉筠痛苦地睜開眼睛,發現眼前抱住她的人是如此熟悉?!赴睬?,你…
…怎么在這兒?」
  「我……擔心你,所以跟在你后面?!拱睬窠糝迕紀?,雙手不自覺地因緊
張而顫抖,趕忙將她抱起,「別說話?!?br/>  「我的頭好痛?!顧閃賡獾廝底?。
  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單槍匹馬跟蹤鎖定對象就出師不利,難道她真的只能在幕
后運籌帷幄嗎?還是今天不適合出門,否則會有兇災?她懊惱至極地胡思亂想。
  他看見她的額頭上流下一道血痕,驚惶得幾乎抱不住她,「該死!你撞到頭
了,我送你到醫院?!?br/>  「我的吃飯家伙……」她無力地喊,額頭傳來的劇痛和暈眩感讓她無力地閉
上眼。
  縱使跌倒,她也應該將照相機、攝影機等吃飯家伙緊緊地抱在懷中,怎么可
以隨便舍棄?
  「命都快沒了!還管什么吃飯家伙?」安千旭氣得大罵。
  「我花了這么多時間拍到的照片,不能浪費?!辜蚣誤薜納粼嚼叢叫槿?。
  「該死!」安千旭抱著簡嘉筠,輕松地抓起她丟在地上的攝影配備,急忙跑
向座車?!改悴灰P?,我會盡快送你到醫院的?!?br/>  見她久久沒有反應,低頭一看,才發現她已經昏倒了。
  「該死!該死!」他連咒幾聲,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將她放進車子后座,再快
速地坐進駕駛座,往最近的醫院駛去。
  安千旭坐在病床邊,審視著躺在病床上的女人。
  她頭部綁著厚厚的繃帶,有腦震蕩的傾向,右腳踝嚴重扭傷,短時間是無法
走動了。
  他愛憐地摸著她的臉頰,她的右臉頰也有嚴重的擦傷,讓她的臉看起來很糟,
雖然醫生說不會留下后遺癥,但他仍然很擔心。
  他家里的女人從奶奶到五歲的小侄女,每一個都愛美得要死,臉上有點疤痕
或是痘痘,就像是世界末日一般哇哇大叫;而且每個人臉上都習慣敷上千奇百怪
的東西,從蛋白、綠豆粉、小黃瓜到數萬元的化妝品,都列入實驗品,而且討論
的話題下啻是美麗與瘦身。
  他覺得很奇怪,蛋白和綠豆粉、小黃瓜明明是食物,怎么可以抹在臉上,不
會惹來蟲子什么的嗎?但這項懷疑他從未說出口,因為在女權高漲的安家,縱使
他在公司呼風喚雨,存在感比螞蟻等蟲子還不如。
  他的視線又重新回到她身上,她跌得不輕,他剛剛幫她換上衣服時,檢查過
她的全身,發現她全身上下布滿瘀傷,雖然不至于造成重大傷害,但還是讓他心
疼不已。
  「嗯……」簡嘉筠突然緩緩睜開眼睛,無力地呻吟著。
  安千旭快速起身來到病床前,輕輕撫摸著簡嘉筠沒受傷的那一面臉頰,「醒
了?」
  「安千旭?」簡嘉筠痛苦地低吟,一時之間不知道發生什么事,只能無力地
掙扎著想要起身。
  「你不能起來,躺著休息?!顧廈ψ柚顧肫鶘淼畝?。
  「我怎么了?」縱使她想起身,也辦不到,因為她根本爬不起來,腦袋昏昏
沉沉,全身酸痛。
  「你忘記了嗎?你跌下樓梯,撞到頭?!?br/>  「樓梯……」她蹙眉努力回想,記憶一幕幕掠過腦海?!付?!我發現自己好
像泄漏行蹤了?!?br/>  「你這樣太危險了,為什么只有自己一個人去?」他忍不住怒吼。
  「我……」她突然好奇地看著他,先質疑他,「你怎么會在那兒?」
  「我是跟蹤你去的。我本來想要去找你,意外發現你偷偷摸摸地跟在一輛車
后面,所以我也跟著你?!?br/>  幸好有自己跟著她,要不然就無法發現她倒在樓梯底下,萬一她被人發現行
蹤,發生什么危害安全的事怎么辦?他不敢再想下去。
  「天哪!安千旭,我在那里待了至少幾個小時吧?」簡嘉筠驚呼出聲,不敢
置信。
  「是呀!我坐在車子里等著。因為我擔心你?!顧釙榭羈畹孛潘男惴?,
心疼她必須忍受皮肉之痛。
  「我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她突然痛得閉上眼睛,「我怎么全身酸痛???」
  「不要說了,你好好休息吧!」他叮嚀著。
  「你要在這兒嗎?」她眼睛快張不開了,卻很期望他能一直待在她身邊,他
帶給她無比的安全感和幸福感。
  當他輕松地將她抱起來時,著實讓她非常驚訝,那溫暖結實的胸膛讓她感到
非常有安全感,他身上甚至有淡淡的藥皂味道,很舒服,很讓人懷念,更讓她深
深著迷。
  她想再說什么,但意識卻逐漸消逝,不久就睡著了,只有雙手無意識地揪住
他的衣角。
  「嘉筠……」他正想承諾自己一定會留在她的身邊,才發現她已經睡著了。
  簡嘉筠躺在病床上,不安分地左滾右滾,「我想要吃麻辣鍋,還想要喝咖啡,
更想要吃冰淇淋,啊嗚……我要吃有味道的東西,不是醫院提供的沒味道食物?!?br/>她討厭這種號稱養生的食物。
  「別鬧了,趕快將飯吃完,等會兒才能吃藥?!拱睬褳誹鄣匕哺ё潘?。
  他突然想到五年前,他在醫院跌到樓梯下的情景,當時他的腳也是扭傷,結
果照顧他的簡嘉筠自己吃水果吃得比他愉快。為什么角色一旦顛倒過來,他就得
好聲好氣地誘哄她吃飯呀?
  「我的肚子告訴我,這不是人吃的食物?!顧懿緩獻韉乇г?。
  「全醫院上下都是吃這個,他們不是人嗎?」他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
  「他們失去味覺了?!顧誄萘胬胤床?。
  「就只有你最不合作?!顧丫徽蘗?。
  「好啦!好啦!你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買個熱狗、關東煮等有味道的東西回來,
好不好?」努力睜大雙眼希冀獲得同情。
  「我……」
  「簡嘉筠?你變得真多!」一名身穿醫師袍的男子站在門口直盯著簡嘉筠,
也打斷了安千旭的話。
  「你哪位?」他并不是負責簡嘉筠的主治醫師,怎么換了一個人?安千旭有
點不高興,但還是盡職地問候一下。
  「啊……我記得你,王醫師,好久不見?!辜蚣誤扌溥淶卮蛘瀉?。
  「真的是你?我是看到你的病歷才認出來的?!雇蹩趴醋攀種械牟±?,
「看樣子,你跌得不輕哦!」
  安千旭冷冷地看著王凱信,很氣簡嘉筠和他竟然「交談甚歡」。他沒忘記這
個王醫師曾經想追過簡嘉筠,顯然居心不良。
  「你是……」王凱信感受到旁邊傳來的冷眼,轉過頭來看著安千旭。
  「我是簡嘉筠的男朋友?!購?!輸人不輸陣,五年前他就是贏家,現在也還
是啦!
  「哦……就是那個小帥哥嘛!我還記得你,原來你們一直交往到現在?」王
凱信心平氣和地說。
  「是呀!」安千旭驕傲地說,一點都沒被簡嘉筠拋給他的揶揄笑容給打倒。
  「嘉筠,院長……你爸爸身體還好嗎?」王凱信熱絡地問道。
  「很好,像是一尾活龍。他現在早就不管事了,退休之后和我媽一天到晚斗
嘴,或是到全世界去旅游?!顧溥淶鼗卮?。
  閑聊一陣之后,王凱信將注意力放到簡嘉筠的腿上?!改敲礎蟻燃觳檳?br/>的腳踝?!?br/>  十分鐘之后,王凱信叮嚀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隨即到另一間病房巡察去
了。
  「我們一直交往?」簡嘉筠嘴角藏著笑意,有趣地看著安千旭。
  「是呀!一直以來都是。從我五年前告白時就是,你不能否認?!拱睬窈?br/>強勢地先下手為強。
  「可是……你那時說自己搞錯了耶!」簡嘉筠依舊笑意盈盈地看著安千旭。
  「沒搞錯,只是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意?!顧芴拱椎廝?。
  「那你確定自己的心意是正確的?說不定你只是不甘心?」
  「沒有錯?!顧V?。
  「可是那五年間,你也都沒有問我,就自行宣布,雖然我很可愛又迷人啦!
但好歹也要問我的意見呀!」她瞇著眼,展現不滿。
  「我五年前寫信問過你,但你一直沒回信。我不想再問,決定先把你收攏到
我的羽翼底下?!顧緣烙職諒廝?。
  「五年前?我沒收到任何信呀!」她—臉困惑。
  「我把信寄到你的電子信箱?!顧饈妥?。
  「那是學校的網路,我出國后根本就沒在使用了?!顧ξ廝?。
  「原來是誤會一場,那更好,以前錯過的就算了,未來我不會放棄你。而且,
我不管,我已經被你試用過了,不得退貨!」
  「聽起來真是深情耶!」她雙眼泛出朵朵桃花。
  「對呀!沒想到小安也會說這樣的話?!?br/>  安媽媽突然從背后竄了出來,讓兩人嚇了一大跳。
  「好深情哦!跟你老爸一樣,走悶騷路線?!?br/>  安千旭俊臉爆紅,連一向不懂害羞的簡嘉筠也不知不覺地跟著他臉紅了起來。
  「小舅舅,她是你的女朋友嗎?」另一個稚嫩的聲音從安媽媽背后響起,一
張聰慧可愛的小臉好奇地睜大雙眼,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簡嘉筠。
  「是呀!她是小舅舅的女朋友,以后是他老婆?!夠卮鸕氖前猜杪?,她拉著
十歲的孫女說:「以后你就叫她小舅媽?!?br/>  「嗨!小舅媽,我是張瑜姍,今年十歲,嗜好是做科學研究,最喜歡看動物
頻道,第一次……」她喋喋不休的小嘴突然被捂住。
  「沒人想知道這么多?!拱猜杪櫳ξ囟宰偶蚣誤匏擔骸桿芟不段飾侍?,
更喜歡講話,別理她?!?br/>  但簡嘉筠卻很喜歡這個小女孩,她記得以前曾經見過她好幾次?!膏?!我是
你的小舅媽?!?br/>  她早就恢復開朗的本性,也不害臊地自己對號入座,晉升為安千旭的另一半。
  她有樣學樣地說,「今年二十五歲,嗜好是追蹤外遇對象,最喜歡看烹飪節
目流口水,偶像是揚名國際的大導演李安,第一次的性對象是安千……」這時,
她的小嘴兒也快速地被一雙大手捂住。
  「你真的是亂七八糟耶!沒人問你這個!」安千旭沒好氣地警告簡嘉筠。
  瞥到母親揶揄的眼神,他微微嘆口氣。他幾乎可以想像,這三個女人以后聚
在一起的混亂樣子。
  如果再加上奶奶、姊姊,日后話題必定更是麻辣,他注定成為被調侃的對象
了。
  「小安,小筠生病了,別壓住她,快放開手?!拱猜杪韜攘疃臃攀?。
  安千旭放開手,但仍不忘警告簡嘉筠,「拜托你別再說些有的沒有的了?!?br/>  「你害羞了?」簡嘉筠嘻嘻一笑。
  「別說了,快點吃飯!吃完飯后才能吃藥,知道吧?否則我打你屁股?!顧?br/>兩眼一瞪,沒好氣地說。
  「知道了啦!安千旭婆婆?!顧髻┑囟運UQ?。
  「外婆,小舅舅不是公的嗎?」小女生聽得很迷糊。
  「是??!」憋笑……
  「那為什么小舅媽要叫他婆婆?」小女生很有求知欲,「哇!難道小舅舅去
變性了?聽說變性要割掉生殖器,還要……」
  安千旭大手迅速捂住侄女的小嘴,阻止她的胡言亂語?!覆揮媚憬饈褪裁唇?br/>變性!」
  他哀怨地嘆口氣,為什么自己要不斷地捂住小侄女和簡嘉筠的嘴,免得她們
語出驚人咧?
  「安媽媽,謝謝你來看我?!辜蚣誤蘅牡刈蛞幌蚨運淺:桶母救?,
一點都不在乎安千旭的哀怨,反而覺得開心。
  「你太見外了。要不是小安打電話給我,我還不知道你跌下樓梯,我這兒子
擔心他上班時沒人照顧你,一直拜托我來照顧你,小安真是深情哦!」安母戲謔
地說。
  簡嘉筠笑得像是吞了奶油的貓,嘴上卻是忙著告狀,「安媽媽,你都不知道,
安千旭?;峁室獾蹺椅縛?,上次還拿小黃瓜……」這時,她的嘴又被捂住,支支
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安媽媽滿臉笑意地看著他們打情罵俏,手上則忙著削蘋果,讓這兩人鬧完之
后有東西可以吃。
  「叩叩!」有人敲門。
  安千旭放下手中正在閱覽的文件,看了睡得正熟的簡嘉筠一眼,連忙輕聲回
應,「請進?!?br/>  「安千旭?」一名高挑美麗的女子興奮地喊著。
  「嗨,于佳臻,你怎么會在這兒?」安千旭驚訝得連忙起身。
  「同學,好久不見。我剛剛來醫院探望出車禍的朋友,看到你往這個方向走,
所以才來敲門試試看,沒想到真的是你!」于佳臻落落大方地說。
  「是呀!我女朋友不小心摔下樓梯,腳踝嚴重扭傷,必須住院觀察幾天。我
正好在陪她?!拱睬褡勻壞亟饈妥?。
  「女朋友?是誰呀?我認識嗎?」于佳臻小小聲地問,還偷偷瞄了睡得正熟
的人一眼,
  安千旭點點頭,「是簡嘉筠?!?br/>  于佳臻驚訝地掩口直呼,「她變好多哦!而且越來越漂亮?!?br/>  她轉向安千旭,調侃他道:「我還記得你大學時向她告白的那一幕,好深情
哦!不過我們在紐約大學念研究所時,你不是和一個韓國女同學交往嗎?我那時
候還以為你和嘉筠分手了,沒想到轉來轉去,你還是逃不開嘉筠的手掌心,嘻!」
  安千旭緊張地瞄了一眼雙眼緊閉,躺在床上的簡嘉筠,只能干笑著,「是呀!」
  「你可不要辜負人家哦!如果好事近了,記得要告訴我好消息,我有事要先
走了,拜拜啰!」于佳臻來去像是一陣風一樣,很快就離開了。
  安千旭看著老同學離去,自顧自地坐回椅上,準備再看幾份文件。
  「你的留學生涯很多彩多姿嘛!」一道睡意濃厚的聲音響起。
  安千旭閉上眼。就知道這鬼靈精聽到了!「你不是在睡覺嗎?沒想到耳朵還
能開著偷聽我們說話?」
  「哼!怎樣?看到老情人有沒有很興奮呀?」簡嘉筠爬坐起來,睨了安千旭
一眼,「本來我以為你出國之后,就會向于佳臻告白,畢竟你最初的告白對象本
來就是她,沒想到轉了一圈,你是另外交女朋友,真是白白浪費了?!?br/>  「小醋壇,你吃醋了?!顧Φ梅路鷸辛死滯竿方?。
  「是呀!」她揉揉惺忪的雙眼,打了一個呵欠,「不過,你以前不是很喜歡
于佳臻嗎?怎么不乘機向她告白?」
  「后來我才知道自己對她的感覺是欣賞,況且她一直都有男朋友,我干嘛去
攪亂人家?」他很坦白地說:「過去的就過去了,現在我是你的男朋友?!?br/>  說完,他的嘴咧得開開的,一臉得意。
  「你的韓國女友對你好不好?」她假裝不經意地問。
  「不錯??!她溫柔又可愛,不像某人?!顧庥興傅仨蛩?。
  其實他和那位韓國女生只是極好的朋友,但四周卻沒有人相信他們是純友誼。
  「是哦?那你就這么放棄不是很可惜?像我交往過的男朋友,只要和我合不
來,我馬上快刀斬亂麻,高唱『下一個男人會更好』!」她邊說邊比手畫腳,臉
上滿是得意表情。
  「你有過很多男朋友?」他不自覺地眼泛妒意,雙唇抿得緊緊的。
  「還好啦!有法國人、美國人、加拿大人、瑞士人、義大利人……」她開心
地扳著手指,一一點數。
  他聽了,氣呼呼地胡亂咆哮,「你搞聯合國呀!怎么盡交些不同國籍的男朋
友?」
  「拜托,這樣我才能做評估呀!所以現在我『愛用國貨』?!顧薰嫉廝?,
隨即垂下狡黠的雙眼。
  「你……」他青筋暴露,雙眼冒出熊熊的火焰,卻說不出話來。
  簡嘉筠嘟著嘴,無辜地睜大雙眼,「你什么???大醋桶!」他說她是小醋壇,
她罵他是大醋桶,很公平啦!
  安千旭看著簡嘉筠無辜的雙眼,突然恢復理智,馬上換了一張笑臉?!改閬?br/>在精神如何?」
  簡嘉筠有點摸不著頭緒,「還不錯呀!」
  安千旭露出邪惡的笑容,隨即撲向她,「那我們現在就來試試看『國貨』的
效能如何!」
  「不行!」簡嘉筠尖聲阻止,但安千旭的雙唇立即貼上她的小嘴,讓尖叫聲
嘎然而止,只剩下呻吟……
  「嘉筠,我看你先到我家去養傷好了,我每天都在家里,可以順便照顧你?!?br/>安母提議道。
  「這樣不好意思啦!」要長輩照顧她,她會很介意。
  「怎么會?在我家養傷比在醫院好,免得你不小心又扭到腳?!拱猜杪枰逭?br/>詞嚴地說。
  簡嘉筠聽了有點尷尬,但臉上還是陪著笑臉。
  昨天晚上安千旭偷襲她時,原本兩人吻得正火熱,他還猴急地將她的衣服扯
開,摩挲著兩團渾圓的胸部,將她撩撥得全身火熱酥軟不已。
  未料,就在兩人一觸即發時,他突然一個轉身,不慎壓到她的腳傷,痛得她
伸出完好的左腳,二話不說用力將他踹下床。
  幸好安千旭靈活地穩住身子,沒有受傷,但她的腳卻痛得不得了,也難怪安
媽媽會擔心地想要將她帶回家養傷。
  「不行啦!我回家會比較好,住家樓下是徵信社,要兼顧業務也比較方便?!?br/>簡嘉筠依舊堅持己見。
  「說得也是,你回家住,我就勉為其難地去照顧你好了?!拱睬裨諞慌孕?br/>得邪惡。
  簡嘉筠沒好氣地瞪著笑得很欠揍的安千旭,安媽媽卻反應極快地在一旁開心
幫腔。
  「對對對,我怎么沒想到?就這么辦,嘉筠你搬回家住,小安也過去陪你幾
天好了!」
  然后,趁安媽媽去上洗手間時,安千旭瞹昧地說:「昨晚的帳,等你的腳好
一點再算,要加利息哦!」
  「喂!安千旭,你上次把我一個人丟在廚房,隨便拋了幾條小黃瓜就要我自
己解決的帳,我還沒跟你算,你竟然就開始算計我?太過分了吧!」她理直氣壯
地清算。
  「好、好、好?!顧Φ霉鉅旒?,「那就一起算吧!反正都一樣是上床嘛!」
  這下,一向聰明伶俐的簡嘉筠,沒想到自己也有被算計的一天!


nba彩票稳赚的方法:相關鏈接:

上一篇:【誤打誤撞纏上你】5(完) 下一篇:【誤打誤撞纏上你】3

彩票投注站如何转让 www.dfultn.com.cn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彩票投注站如何转让 百度 | 永久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