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影音先鋒每日資源站333-影音先鋒手免費手機資源站-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彩票投注站如何转让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陰陽采戰功

港龙彩票是真的吗:陰陽采戰功





  梅絳雪盤坐在床上,運轉著「陰陽采戰功」,杜熊的陽精逐漸轉化成純陽之
氣,被她吸收到丹田,又經風門』、『肝俞』、『腎俞』、『三里』后,化為純
陰之氣存入中府。

  「陰陽采戰功」本是道家雙修功法中的一門奇功,女子在交合中吸取「元陽」,
化陽為陰,最后反哺「元陰」給交合的男子,如此陰陽互哺,方符修行大道。修
習此功的女子,通過吸取「元陽」,再化陽為陰,不僅能使功力增進,而且在床
上的戰力更是驚人,以采養戰,是為此功法名之由來??上風┬尷暗摹敢躚?br />采戰功」殘缺不全,缺少反哺法門,只采吸而不反哺,使得此功法變成了一門邪
功。

  梅絳雪看著躺在一旁喘著粗氣的杜熊,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絲愧疚之情,注視
著白色屈辱文字「班氏黑奴,下等之人」,她突然覺得有一種母性的溫柔自心底
升起,浪潮般的溫暖淹沒了她的全身,不由得輕輕自語道:「我在想什么?

  「大哥,你怎如此不濟事,「肏屄」竟然也能累趴下……?武壯大聲嚷嚷著,
走了進來。

  梅絳雪微微皺了皺眉頭,她對這粗鄙惡漢甚是厭惡。

  武壯繼續說道:「三哥,既然大哥如此不濟事,就讓咱爺們兒好好的滿足這
騷婊子?!?br />
  「七弟,你這個憨貨,怎可對姐姐這樣的天仙玉人如此無禮呢?」黃善瞪起
色眼,盯著梅絳雪的玲瓏玉體,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

  「狗屁,啥仙子呢,還不是張開雙腿,仍由老子肏弄,就你這個慫貨才口中
花花?!刮渥巢宦?。

  黃善見武壯在美人面前一直奚落自己,心中火起,不由得大罵道:「你這肥
豬,老子忍你很久了,臭嘴里一直「慫貨,慫貨」地叫,你罵你爹呢?」

  「老子就罵你了,慫貨,你她娘的就是個沒有卵蛋的慫貨……」

  「你……你,好你個肥豬……,老子打死你……?!?br />
  「要打,你們出去打,本宮還要休息呢!」梅絳雪冷冷地說道。

  「操你個小騷娘們,是不是等不急想要老子的大雞巴了?老子……」武壯大
聲吼道。

  啪……啪……啪……,梅絳雪的玉掌迅速揮起,連續扇了這肥丑頭陀十幾記
耳光。武壯只覺眼前一陣白影幻起,來不及反應,便已中招,他捂著青紫的臉龐
惡狠狠地瞪著梅絳雪。

  梅絳雪冷冷地看著他,說道:「蠢貨,你要記住一點,本宮是你的主人,如
敢再對本宮不敬,就不是扇你耳光這么簡單了?!?br />
  「這憨貨簡直不知死活,竟敢得罪主人,打得好。不過,主人,念他這次是
初犯,還請主人繞過他這一回?!夠粕頻屯吠溲靨趾玫?。

  「臭婊子,有本事你就殺了老子,想要老子認你為主,休想。反正你的小騷
屄,老子也肏過了,便是死了也值……哈哈哈……」

  「你這憨貨,快向主人認個錯。你也不想想能侍奉宮主這樣的天仙妙人,定
是我們修了八輩子福。你倒好,卻不知珍惜?!?br />
  武壯哼了一聲,轉過頭去,不再言語……

  梅絳雪看著滿臉不服氣的武壯,心中暗想道:「這廝是個粗直憨莽之輩,毫
無心機,如果能收服,倒是比杜熊,黃善更加可靠,以后我在宮中也是多了一分
助力?!顧紀釩抵?,再看到黃善色咪咪的賊眼,心中一亮,以有定計。她玉手
輕揮,封住武壯的氣海,然后玉指又射出一道陰柔真氣封住他的「會陽穴」。

  「臭娘們,你干什么?」武壯大驚道。他只覺得全身無力,一道陰柔真氣在
丹田上方的經脈中游走。

  梅絳雪嘲諷地瞟了他一眼,媚眼轉向黃善,嬌嗔地道:「奴家腿上有些疲乏,
弟弟能不能幫姐姐按摩一下?」

  「能……能,當然能……」黃善目不轉睛地盯著美人兒的修長玉腿,口水不
停留下,他猛地撲了上去,兩只手抓起一只小巧的玉足,塞進口中舔吸著。

  「哈哈……??!好癢啊,你這人怎么這樣,奴家讓你按摩,并未叫你舔我腳
趾啊,啊……」梅絳雪嬌笑道。

  「姐姐,你的腳好香啊,我要舔一輩子?!?br />
  「你屬狗的吧,啊,輕點……別咬……啊……不要舔我的小穴,哦!嗯…
…你這人怎么得寸進尺呢!」梅絳雪羞紅著臉,握起小拳頭輕捶著黃善。

  「姐姐,你的小浪穴騷水真多,啊……好香啊,真好喝……」嘰~~嘰~~
咕唧~~~咕唧~~黃善猛吸著美人的小穴。

  「啊……嗯……好人,你好會……舔穴啊,爽死……奴家了,嗯……」梅絳
雪故意用發嗲聲音浪叫著,媚眼不時地嫖向武壯的下體,見他肉棒把褲子頂起一
個高高的帳包,她嘴角輕揚起一絲諷刺的笑意。

  武壯只覺得下體硬得快要爆炸了,但每次在他想要爆發時,在他丹田的上方
經脈中,總會恰時地出現一道陰柔真氣來阻止他。他雙眼通紅地盯著眼前這對狗
男女,恨不得取代黃善,狠狠地撲到玉體上親吻她身上的一切,但他無能無力,
氣海被封使他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當對面兩人開始互舔對方性器時,他干嚎出
聲,下體傳來針刺般的痛楚。這時他才明白,眼前美人不再是當年任由他欺凌的
那個脆弱女子了。

  兩人呈六九式姿勢互相挑逗著,梅絳雪緊緊地握住黃善七寸細長的肉棒緩緩
擼動著,她伸出靈巧的香舌舔著龜頭,又不時地把肉棒放入口中吸允。她抬頭看
向渾身顫抖的武壯,媚笑道:「你這渾人,對本宮可曾服氣?」

  「啊……額……宮主……饒了我吧,受不了……雞巴疼死了,我服……了」
武壯疼得青筋暴起,顫抖著斷斷續續地說道。

  梅絳雪緩緩地跪起,陰部緊貼在黃善的嘴巴上,當黃善的長舌刺進她的屄穴
中快速攪動時,她嬌吟一聲,騷水噴得黃善滿臉都是。她緩了片刻,輕揮玉手解
開了武壯的禁止。

  武壯見禁止已解,便想撲上前狠狠地蹂躪眼前的美人兒,但下體傳來的余痛,
又讓他躊躇不前。梅絳雪見這肥丑頭陀抓耳撓腮的樣子,不覺失笑出聲,她媚眼
輕抬,嬌嗔道:「你這廝,方才那般兇惡,好似要吃了人家,現在又為何躊躇不
前,莫非不喜本宮的身體?」

  「不……不,宮主美若天仙,我……我……」武壯雙眼死死盯著梅絳雪的玉
體,吞吞吐吐地說道。

  「你這憨貨,如今本宮對你袒露身體,你又有何顧忌?上來狠狠地蹂躪我吧,
本宮喜歡你的粗魯?!姑風┪聳輾餉Ш?,也是霍出去了,淫詞浪語層出不
窮。

  武壯聽到此言,猛地撲了上去,只見他摟住美人的玉體,舌頭鉆進美人兒的
玉唇中。吐氣如蘭地美人兒的舌頭被強烈吸引、交纏著,他由于過份興奮不禁發
出了深沉的呻吟,恣肆地品味著眼前的美艷佳人被他這個肥丑惡漢強迫接吻的嬌
羞掙拒,貪戀著她口中的黏膜,逗弄著柔軟的舌頭,連甘甜的唾液都盡情吸取,
不但淫亂且死纏著。

  他盡情用舌去舐美人兒光滑的貝齒,絲絲帶幽香氣息的香津玉液滲入他的口
中,甘醇卻讓人血脈賁張,美人兒柔軟的芳唇嬌嫩可口,她檀口吐出的氣息芬芳
好聞,她的丁香嫩舌讓他吸吮到幾乎斷掉,直到美人兒被他吻得快窒息的時候,
才放開她稍作喘息。

  此刻美人兒被奸淫動彈不得,只好美眸含羞緊閉,麗靨嬌羞,桃腮暈紅如火。
他把美人兒從黃善身上抱到懷中,快速退下衣服,把脹成紫紅的七寸長的粗肥肉
棒送進那微微分開的雪白玉腿間,那渾圓碩大的滾燙龜頭在她嬌艷的梅花花蕊上
來回輕劃著,龜頭的馬眼頂著她紅嫩的肉芽揉磨著,并用大龜頭撥開她的花瓣,
借著濕滑的淫液將整根粗肥的肉棒不經意間向前一擠,猛力地插了進去。

  「??!好粗……好硬……」梅絳雪一聲淫叫長嘆,只覺一股酥麻酸癢,夾雜
著舒服與痛苦的奇妙感覺,隨著火熱的粗肥肉棒,貫穿體內直達花心。她修長圓
潤毫無多余贅肉的雙腿,筆直的朝天豎了起來搭在丑肥頭陀的雙肩上,五根白玉
般纖長秀麗的腳趾也緊緊并攏蜷曲,就如僵了一般?;粕坪蘚薜乜戳艘謊畚渥?,
他跪到美人兒的身后,握住兩只白嫩的玉乳輕輕地搓揉著,細長的淫舌靈活地舔
弄著美人兒的小耳。

  武壯這狠命地一插,直接頂到她體內深處,火熱燙人的花蕊立即緊緊箍夾住
肉棒根部,它的每一寸都被嬌軟嫩滑的陰唇和火熱濕濡的粘膜嫩肉緊緊地纏夾緊
箍在那依然幽暗深遽的嬌小花蕊內。梅絳雪貝齒輕咬,嬌靨暈紅,桃腮羞紅似火,
在那根粗肥肉棒逐漸深入雪白無瑕美麗玉體的過程中,一陣令人頭暈目眩的強烈
快感刺激涌生,清雅仙子急促地嬌喘呻吟,嬌啼婉轉,似乎抗拒又接受那挺入她
美穴幽徑被淫液弄得又濕又滑膩的肉棒。

  「啊……嗯……唔……爺,你的肉棒好粗啊,奴的小騷屄被快你撐壞了,喔
唔……嗯嗯,爺……你輕點啊,騷貨受不了……??!」梅絳雪浪叫著說出武壯最
愛聽的話兒,誘惑著他更加激烈地肏弄。

  說話間梅絳雪扭動嬌軀掙扎,武壯控制不了挺動的下身,嬌艷無比的花蕊壁
上的嫩肉好象在蠕動似的,不停地吸允著粗肥肉棒,每當的肉棒抽出再進入時,
陰道壁的嫩肉就會自動收縮蠕動,子宮腔也緊緊的咬著他龜頭肉冠的頸溝,像是
在吸吮著他的龜頭,武壯沒想到美人兒的美穴更甚從前。

  她微動了一會兒,因抖動著胴體及性器相互磨擦,帶來陣陣快感與花蕊內的
蜜汁不斷涌現,她放棄了掙扎,靜靜的躺在黃善的懷中,下身是與武壯赤裸相貼,
武壯的粗肥肉棒已經整根插入她的陰道,大龜頭頂在她的陰核花心上,緊密的一
點縫隙都沒有。武壯只覺得眼前的艷麗尤物肌膚如凝脂,柔嫩而富于彈性,他感
覺得出她與自己緊貼在一起的大腿肌肉繃得很緊,反而帶動陰道的緊縮,子宮頸
將他的龜頭緊緊的咬住,使他舒爽無比。武壯將大龜頭在她花心用力頂一下,她
一聲淫叫啊……他又開始輕輕挺動肉棒。梅絳雪皺起眉頭嬌嗔道:「嗯……爺,
你用力點嘛,騷貨的小屄癢死了……」

  「騷婊子,爺這就讓你上天……老子肏死你這個賤貨?!刮渥巢蹲怕矸?br />肉,吼叫道。

  「啊,好弟弟,后面不要啊?!姑風┚?,黃善的舌頭卷入了她的后庭,
酥癢難耐。

  黃善淫笑道:「嘻嘻……好姐姐,小弟的棒子又細又長,像條黃鱔,天生善
于鉆洞,姐姐只管閉上眼睛享受,包您爽快便是?!?br />
  聽說要被插后庭,梅絳雪又是期待又是害怕,她假裝閃躲,佯裝反抗,把兩
惡的獸性挑逗出來,武壯死死抱住梅絳雪,黃善用力抱住梅絳雪的翹臀,兄弟倆
配合默契。

  梅絳雪一幅慘遭凌辱的樣子,不時喊:「不要,不要強奸我……」

  武壯見美人兒一副驚慌害怕的模樣,心中不由得升出一股暴戾之氣,他惡向
膽邊生,狠狠扇了美人兒一記耳光,同時快速地抽插花蕊,口中罵道:「臭婊子,
給老子裝什么清純,誰不知道你是個爛貨?」

  「嗚……嚶……爺,奴錯了,奴是個……爛貨,嗯……爺的雞巴……好粗啊,
奴的小屄……要裂了」梅絳雪仰起梨花帶雨的俏臉,討好地舔著眼前肥丑惡漢的
黑色乳頭,嗚泣道。

  武壯被刺激了,丑惡的雞巴抽插得更加迅速,梅絳雪剛想喊,小嘴就被惡漢
封死。隨著一陣勐抽疾抽,美人兒俏臉更加暈紅,花蕊中淫液氾濫,不時地從武
壯粗肥的肉棒上滴落。

  黃善就是想要這些淫液,用淫液涂抹到菊穴口,梅絳雪知道是什么意思,她
嬌軀微顫,與武壯瘋狂接吻。武壯絕對是色中惡鬼了,見過各種各樣的女人,能
讓他這么迷戀的實在不多,但此刻梅絳雪騷浪的風姿,卻深深地印在他心中,再
也難以忘卻。

  「喔,要裂了?!姑風┩蝗簧胍?,她的細腰越彎越低,翹臀更翹,顯然,
她的屁眼被黃善插入了。雖早有思想準備,梅絳雪依然覺得屁眼有撕裂感,她欲
罷不能,只好強忍著。

  黃善卻亢奮不已,扶著梅絳雪的臀側大叫:「姐姐的屁眼真帶勁,好緊,好
舒服?!?br />
  武壯急道:「讓老子也弄一下?!顧底瘧慍槌鋈獍?,繞到梅絳雪身后,黃善
讓武立,拔出細長肉棒,武壯挺著粗壯的肉棒對準美人兒的屁眼插了進去,一聲
痛呼,武壯乍停,梅絳雪回眸,埋怨道:「爺,你的雞巴太粗了,奴的屁眼差點
被你插裂了,還有你們怎么回事,光弄奴屁眼嗎,別的地方不弄嗎?!?br />
  黃善淫笑:「都弄,一起弄?!?br />
  說著提起細長柔板再插入花蕊,菊花綻放,那淫肉翻卷,梅絳雪大聲叫喚,
武壯加速,梅絳雪隨即聳動身子:「??!嗯……唔……不能……一起弄,一起弄
……的話,奴家……怎受得了,啊……」

  黃善適時遞上肉棒:「姐姐,含住?!?br />
  梅絳雪沒多少猶豫,張嘴就含,來這里就是給他們兄弟肏弄,當然要順著他
們心意,梅絳雪將黃善的肉棒吃掉三分之二,黃善舒爽聳動:「七弟,我們一起
插,我插這騷貨的小嘴,你插她的屁眼,哈哈,真淫蕩,姐姐真淫蕩,改天我找
一幫兄弟輪流操你?!?br />
  不要?!姑風┘泵ν魯鋈獍?。她喘息著白了黃善一眼:「光你們三個,姐
姐就應付不過來了,叫別人來做甚?」

  黃善肆無忌憚地用肉棒敲打著梅絳雪的俏臉,她嬌羞白了他一眼,掙扎說:
「最多五個,再多的話,我可受不了?!?br />
  「姐姐試過了?!夠粕憑醯靡饌?。

  梅絳雪扭腰聳動,份外嬌嬈:「哪曾試過,五個人卻是好像正好?!拐狻赫?br />好』兩字一說出口,梅絳雪滿臉羞紅,想想這前洞后洞,左手右手,加上小嘴,
確實正好需要五人。

  黃善是個淫邪之徒,自然明白箇中奧妙,他佯裝不懂,淫笑道:「嘻嘻…
…,好姐姐為什么「正好」?!?br />
  武壯哈哈大笑,抽插后庭的同時,狠狠地用肥掌扇著美人兒的臀肉。

  梅絳雪知道被兩惡戲耍,不禁撒嬌道:「啊,嗯……你們壞死了,逗弄奴家,
下次不讓你們肏我了?!?br />
  黃善趕緊討好,熱吻美人兒,用硬挺的肉棒捅戳她下體梅花,兩惡玩得興奮,
卻是嫌棄杜熊像個死豬般的橫躺在大床中央位置,于是便催促梅絳雪下床到地毯
上繼續。

  梅絳雪媚聲道:「爺,你先拔出來嘛,不拔出來,奴家怎么下床?!?br />
  武壯醒悟,拔出了丑肥肉棒,梅絳雪裊裊來到床邊,然后趴跪在地毯上爬行
著,她雪白的玉臀圓潤翹立,她一邊爬,黃善就一路爬跟著,像狗一樣聞嗅著美
人兒的屁股,齷蹉之極,不過,梅絳雪卻很滿意黃善在他面前像狗一樣。

  「騷貨,自己上來?!刮渥騁煙稍詰厴系群?,他張開毛茸茸的肥腿,粗肥的
肉棒高高翹立,示意梅絳雪主動坐到他的肉棒上。

  梅絳雪雖然討厭這種屈辱的姿勢,但她的花蕊一直空虛著,酥癢著,非常需
要充實。眼見肉棒虎視眈眈,她不再忸怩,嬌羞地騎了上去,小手執起粗肥肉棒
對準自己的花蕊插入,幾次插試之后,整支肉棒徐徐地深入,深達子宮。

  「??!嗯……嗯唔……哦!好硬,好粗啊,小屄……被塞滿了,好美啊,嗯
……唔……爽死奴了,爺,你的雞巴好粗??!」梅絳雪仰頭呻吟,雪白的玉臂陡
然撐住那武壯滿是肥肉的胸膛,翹臀一起一落,優雅聳動開來,那騷浪的姿勢迷
暈了黃善,他貼了上去,干瘦的胸膛緊貼美人兒的玉背,雙手穿過她肋下,一舉
抓住了兩只腫脹翹立的美乳,揉玩時,黃善的下巴搭在美人兒的頸窩中,惹得美
人兒咯咯媚笑,風情萬種,她知道黃善的肉棒就在她臀后,她知道這細長如毒蛇
般的肉棒會插入她的菊穴。

  梅絳雪迎合著武壯著聳動雪白的身子,聳動的幅度不大,但花蕊吞吃肉棒很
利落,隱隱有吧唧吧唧的響聲,淫水很多……看著武壯咬牙切齒的表情,美人兒
發出吃吃嬌笑之聲。

  兩惡被她騷浪模樣勾引得如癡如醉,他們更加瘋狂地發動攻勢,一個插屄頂
子宮,一個破菊捅屁眼,雙棒夾擊之下,梅絳雪貝齒輕咬,嬌靨暈紅,桃腮羞紅
似火。她閉上眼睛,輕吐香舌,表情既是歡愉又十分舒服,十分性感誘人。情欲
高漲的她玉手狠狠地搓揉著自己嫩白硬挺的乳房,口發出騷浪地呻吟聲。

  兩支肉棒威力十足,奮勇進攻,四手亂摸,弄得梅絳雪身軟手軟,舒服之極,
她大聲浪叫:「啊啊啊,嗯……你們……兩個壞蛋,玩死……本宮了,??!嗯
……嗯唔……好爽……兩根肉棒……又擠一起了……騷貨……我快要……被你們
……插死了,??!嗯……唔……哦……」

  「臭婊子,換個姿勢」?;粕平ㄒ櫚?,他想著和美人兒熱吻,讓美人兒扭著
脖子回頭親,又不太舒服,面對面才能盡興。

  武壯同意,梅絳雪也沒拒絕,兩只肉棒暫時離開美人兒的身體。她轉了個身,
背對武壯,分開雙腿再次騎在武壯身上,讓武壯先插入她的菊穴,然后徐徐后躺,
躺在武壯身上,兩條雪白的玉腿打開。陰部嬌艷的梅花綻放著,花蕊也微微洞開,
武壯握住她的兩只雪白如玉,狠狠地搓揉著?;粕普饈痹傺股先?,將細長肉棒插
入美人兒的花蕊。

  「啊,好美……」梅絳雪舒爽無比,雙穴充實,異樣連連,黃善見達到了目
的,吻了上去,邊吻邊動,淫欲流淌,那一刻很溫柔……

  武壯大聲質問道:「騷貨,老子肏得你舒服嗎?」

  梅絳雪吐出黃善的舌頭,嬌喘道:「嗯……唔……舒服,美死了奴家了,爺,
你的大雞巴……太粗了,奴的騷屁眼……都被你……塞滿了,好充實……」

  武壯見黃善又吻住了美人兒,心中吃味兒,嘴上酸酸地說道:「好……好
……好,你倒是心疼這細棍子?!?br />
  梅絳雪回頭用媚眼瞟了一下這滿臉橫肉,相貌丑惡的肥漢,嗲聲嬌喘道:
「嗯……誰叫……你這惡漢,雞巴……這般粗大,嗯唔……哦,把奴家的……屁
眼,都……快……插裂了……嗯!」

  「你這騷貨,連大哥的黑雞巴你都受得了,卻拿謊話哄騙老子……老子不爽?!?br />武壯狠狠捏著兩只雪白玉乳,梅絳雪驚呼呻吟,黃善又親上去,兩人又是一番熱
吻,黃善也是動情道:「好姐姐,弟弟我不只想肏你,更是喜歡你,往后弟弟就
跟隨著姐姐,便是姐姐讓我去死,我也心甘情愿?!?br />
  武壯也是跟著附和,他發現自己已經深深地迷戀上這個美人兒,但是他又拙
口笨舌,不善言辭,于是便甕聲甕氣說道:「宮主,從此灑家的性命便是你的了,
想要盡管拿去,灑家絕不哼一聲?!沽餃搜源竅嗤?,戀人相同,一起肏弄自然水
到渠成。

  梅絳雪已深陷情欲,芳心愿意和兩惡保持主寵關系,只是女人矜持,佯裝猶
豫:「你們想哪去了,本宮怎會要你們性命,我可以讓你們跟隨我,但是我有一
個條件?!?br />
  「好姐姐你快說嘛?!夠粕萍鋇?。

  梅絳雪臉色羞紅地撒嬌道:「你們以后不得要求我和你們歡愛,只有我想要
的時候,你們才能跟我做?!?br />
  武壯哈哈大笑:「可以,可以,宮主你想要,我們兄弟三人奉陪到底?!?br />
  梅絳雪頓時芳心喜悅,黃善再低頭,大口大口地舔她的雪白玉乳,美人兒更
是騷浪逼人,纖腰搖動,嬌嗔著催促:「你們一起動呀,奴家要你們狠狠肏弄
……」

  兩惡得令,馬上大力抽插起來,三人齊聳動,房間里響起了雜亂無章的聲音,
有喘息,有尖叫,場面極其淫靡,兩兄弟瘋狂奸淫這清麗仙子,她的花蕊和菊穴
分別被兩支大肉棒同時抽插,一雙白嫩修長的玉腿震顫著,彷彿不知該放在哪里。

  「好姐姐,誰的肉棒更長?」黃善瘋狂抽插,他在三人的最上面,像騎著駿
馬飛奔的騎士。

  「嗯……唔……??!你的……長,快把奴的……子宮,捅穿了,??!」

  「那誰更粗?!刮渥巢宦刂飾?。

  「嗯……哦……,爺的更粗,奴的騷屁眼……快被你……插裂了,??!輕點
……疼死了」梅絳雪浪聲叫著。

  「你更喜歡誰?」

  梅絳雪回眸看向躺在床上如死豬般的杜熊,喘息道:「嗯……當然……更喜
歡……你們大哥……啦,他那么……強,奴……差點……被他……給肏死了?!?br />
  兩人心里不住地吃味兒,臉色陰晴不定。

  梅絳雪被兩人的樣子逗得咯咯嬌笑,乳浪翻滾,剛笑幾聲,笑聲變成了呻吟:
「啊……嗯唔……哦,好舒服,屁眼……也舒服,嗯……你們好會玩,騷貨要被
你們……玩壞了……爽死了……好爺爺……親弟弟……你們太強了,奴要死了
……啊……嗯……」

  愛液禁不住長流,從花蕊流到菊池,恰好潤滑了菊穴的進出,武壯欲望滔天,
可他最先忍不?。骸咐獻右淞?,受不了這騷屁眼,臭婊子,老子射你死?!?br />
  黃善也在猛力沖刺,肉棒狂插紅腫的花蕊:「七弟,你忍著,我也快了,我
們兄弟一起射死這個賤貨?!?br />
  梅絳雪肉穴抽搐,眼神迷離,她大聲浪叫:「啊,嗯……嗯……你們肏死
……奴了,奴的騷屄……和騷屁眼都被你們……肏腫了,你們好狠……嗯……啊
……求求你們……射給……賤貨吧,射死我這個……爛婊子,??!」

  高潮劇烈爆發,三人緊緊相擁在一起。

    *****************************************************

  「二姐,你在想什么呢?」丁慕蘭仰起孩童般地俏臉,好奇地看著梅絳雪。

  「啊,沒什么?!姑風┬吆熳帕?,當年荒唐事想想就令她害羞,為了收服
那三人,她也是霍出去了,圣者們調教她的淫詞浪語,她隨口而來,也不知是自
己淫蕩,還是存著愧疚之情,但那三人對她的忠心卻是不必言表。將來有機會脫
離百花仙宮,說不定那三人會派上用場。

  「二姐,你的表情真的好奇怪哦,想男人了嘛?嘻嘻……」

  「小淫娃,你討打啊……別跑……」

  「嘻嘻……好姐姐,不要嘛……饒了小蘭兒吧?!茍∧嚼伎吭諉風┗忱鍶?br />著嬌,孩童般的俏臉蹭著梅絳雪的玉乳。

  「好了,四妹別鬧了,這次你出去,有什么任務?」

  「能有什么好事,還不是讓我去迷惑男人唄?!茍∧嚼監階拋?,童顏上生起
不滿之情。

  「哦,你能詳細地說說嗎?」

  「二姐你也知道,當今晉國皇帝多年荒淫酒色,且年齡已過耳順之年,身體
早已不行,但他沒有子嗣,于是朝中大臣想在皇室中選立太子?!?br />
  「這和你又有何關系?」

  「二姐,不是小妹說你,你這消息也太閉塞了吧?你知道大姐這三年去哪了
嗎?」

  「宮中不是傳言大姐閉關了嗎?」梅絳雪疑惑道。

  「我的好姐姐,也就只有你相信這鬼話。大姐才不是閉關呢,她如今是平南
王「王妃」?!?br />
  「啊,什么?大姐又如何成為平南王「王妃」?」梅絳雪驚呼道。

  「我的傻姐姐,大姐如何成為王妃,咱們不必去管它,你應該問,圣教讓大
姐做這個「王妃」有何目的?」

  「卻是為何?」

  「圣教長者們曾言,「上有廟堂之高,下有江湖之遠,廟堂在江湖之上。如
今晉國皇室中最有可能登上太子之位的有兩人,其中平南王呼聲最高?!?br />
  「原來圣教所圖是讓姐姐坐上晉國皇后之位,可這和你又有什么關系呢?」

  「唉,還不是這位平南王缺錢唄!賄賂大臣,編練私軍,都需要錢,于是他
們盯上了洛陽巨富張進財?!茍∧嚼繼舊?。

  「難道讓你去誘惑張進財?」

  「不是,當然不是,這老家伙精著呢,哪有那么容易?」

  「那他們要你做什么?」梅絳雪奇怪道。

  「哼,氣死我了,他們要我假扮洛陽司馬家的側室小姐,還給我取名「司馬
馨兒」,然后讓我嫁給張進財那不成器的兒子做平妻?!茍∧嚼計墓牡廝底?,
童臉上滿是郁悶之情。

  「又不是真的嫁給他,你氣憤什么?」

  「可是……畢竟要他拜堂成親嘛,人家可是一直夢想著,與一個瀟灑英俊的
公子拜堂成親哦?!?br />
  「哈哈哈……四妹你……你還沒見過張進財的兒子,怎知他不英俊瀟灑?」

  「我……我當然知道,這家伙胖得像頭豬,而且還十分好色,不過這家伙與
三姐的兒子江流云交情倒是不錯,如果讓我嫁給三姐的兒子,倒是……」丁慕蘭
仰起小臉,表情微微陶醉。

  「你這小淫娃,三妹的兒子可是要叫你一聲「舅母」,你想哪去了……」

  「嘻嘻,等我見了這小子,看我不誘惑死他?!?br />
  「四妹,你提到三妹,倒讓我想起了明天的「花仙選賓大會」,你說三妹會
來嗎?」梅絳雪擔憂道。

  「三姐肯定會到的,我上次帶話給她了。本想給她道明實情,卻不想小妹被
人監視了,于是也不敢與她細說?!?br />
  「「花仙選賓大會」應該是我主持,唉……希望三妹能有辦法應對,到時我
會想盡辦法告訴她實情?!該風┨舊檔?。

  「二姐,你可要小心,不要被圣教的人發覺了?!茍∧嚼嫉S塹?。

  「我會注意的……」

  「嘻嘻……說了這么多,差點忘了給二姐送禮物?!茍∧嚼紀成涎笠繾潘?br />絲笑意,她從懷中取出銅鈴,輕輕搖動,在悅耳的聲音響起后,一名身高九尺的
黑大漢走了進來。

  丁慕蘭拉起童臉,老氣橫秋地說道:「黑狗子,眼前這位仙子便是本宮的二
姐,你好好地要伺候她,知道嗎?」

  「是,主人,只要肏到主人的小嫩屄,就是讓俺黑狗子死也行……」黑丑大
漢憨直地討好道。

  丁慕蘭滿臉羞紅跺著腳,罵道:「你這傻子,我不是對你說了嘛,在別人面
前不要提「肏屄」兩個字,你要氣死我啊?!?br />
  「呵呵……你這賤妮子,從哪找來這傻漢……」梅絳雪看到這憨直的傻漢,
又見丁慕蘭滿面羞憤之情,失笑出聲。

  「嘻嘻……二姐,別看黑狗子傻,下面那玩意可是厲害得緊,蘭兒的小嫩屄
都被肏腫了,現在還疼呢!」丁慕蘭在梅絳雪耳邊低語道。

  「四妹,你也知道我不會……」梅絳雪嬌羞道。

  「二姐,你千萬不要認為黑狗子是個什么好人,他第一次遇見我,便把我強
奸了呢!」

  「怎么回事?」

  「那天,我出去……」丁慕蘭便把事情的原委娓娓道來。

********************************************************************

  當日丁慕蘭出去辦事,走到幽靜的樹林中,她全然不覺背後的樹上,有雙貪
婪的眼睛正肆無忌憚地看著她。

  「哎呀!」一聲,美人兒被從樹上躍下的男人壓倒在地,嚇得趕快掙脫開來,
不及站起的身子卻是怎麼樣也逃不出去,映在她眼中的是個身著破衣的九尺大漢,
面貌看起來有些呆傻,但卻有一股難掩的淫邪之氣。

  「小娘子,交出財物,順便劫個色,哈哈哈?!勾蠛閡ψ?,開始解下衣服,
美人兒似是扭傷了腳踝,站不起來也逃不了,驚恐的眼睛直看著那人衣服散落了
一地,八寸長的肉棒如兒臂般挺立,看來已經好久沒有做過那事了。

  這大漢憨聲大叫,故意裝作兇惡的言語讓美人兒聽到,好增加她的恐懼∶
「此山俺是爺,此樹是爺種,要想從此過,女人留下色,男人留下財,哈哈哈
……」

  丁慕蘭童臉上滿是恐懼道:「好漢,你……你好像說錯了,應該是「此山是
我開,此樹是我載,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里面可是沒有提到「色」字,
不如讓我給你買些吃的,再……再給你買些……新衣服,你就放過我唄?!?br />
  「你好像……說得有些道理,以前弄不好俺會放你了,可是俺……俺黑狗子
半年都沒有肏過屄了,真的好懷念那種滋味??!」大漢陶醉道。

  「不……不要……饒了我吧……救命??!」丁慕蘭的聲音發著難過的哆嗦,
??!」哀叫一聲,大漢一手抓住她的領口,用力一撕,外衣當場給撕到了底,裂
成了兩段,露出了白色的抹胸和小褲,?;ò愕陌追粼謨陌檔難艄庀孿袷腔岱垂?br />般,亮亮的更顯誘人。

  黑狗子把她壓倒在草地上,撕去了她僅剩的蔽體之物,在幽暗的樹林中,她
的肌膚彷佛透明一般,映著她驚嚇的臉孔,在男人眼中自有一種奇異邪惡的引誘
力。隔著衣服還真看不出來,如孩童般的美人兒發育很好,雙乳渾圓巨大,白白
的、漲漲的,非常好看,乳尖帶著粉紅色、嫩嫩的光澤,令人忍不住就想咬下去。
丁慕蘭奮力地想擋住腿間的部份,在男人強硬的手下卻是一點用也沒有,黑狗子
硬是分開了她的雙腿,看著她下身那豐潤的烏黑,大腿上紋著黑色蝴蝶與白嫩肌
膚相映,黑色龍形陰環穿在嬌嫩的陰蒂上,他禁不住如此強烈的視覺刺激,加上
女孩那帶著嚎哭的聲音,使黑狗子的陽具變得更硬更熱了,它正貼在女孩兒的大
腿上,使她更加不知所措。

  他朝美人兒的粉嫩屄穴上吐了幾口吐沫后,下身一挺而入,美人兒的小穴又
緊又窄,她痛得雙腿緊夾,陣陣熱力烘烤著他久旱的巨大肉棒,舒服極了?!赴?!
又緊又窄,爽死老子了。小騷貨你爽不爽???哈!哈!」

  「嗚……嚶……好疼啊……快裂開了……爹爹快來救我,嗯……嗚……」童
顏美女的哭叫聲使黑狗子愈加瘋狂,聳著屁股,疾頂狠挺著,一下比一下重、一
下比一下深,每一下沖刺都深達花心,有幾下沒幾下的搔刮著。女孩兒穴口的粉
嫩嫩的陰唇全翻了出來,光潤潤的,淫水汨汨地流出。

  美人兒的哭啼聲愈來愈小,取而代之的是聲聲帶著微囈的呻吟和嗚咽,像是
感覺到了好處般,稚嫩地開始扭搖起來了。黑狗子被美人兒一陣陣的頂挺下來,
抽插得愈加勇猛,美人兒像是和他呼應一般,雙腿箍上了他的腰,懸空的臀部旋
轉得更加浪了,口里發出童音呻吟道:「好人,好哥哥……插死……蘭兒了,蘭
兒的小嫩屄……快被哥哥的大雞巴……捅穿了,好舒服……爽死蘭兒了……嗯」

  黑狗子連抽帶送,還不時地旋轉著陽具,好和美人兒的胴體更加契合,緊緊
密密地占有著她,他粗魯叫罵道:「好個臭婊子,和俺村陳寡婦一樣騷?!茍傅?br />這黑大漢脊椎骨一麻,濃濃的白色精液便射了出去,人也沉醉在這滿足感之中。

  滿足的黑狗子驀地驚恐了起來,身下美人兒的迎送一點未歇,臉上卻帶著被
強奸的女子不該有的媚笑。她四肢緊緊摟抱住他,緊窄的小穴里像是有著千百張
小口,不斷地吸吮他的龜頭和肉棒,溫暖的小嫩穴何等誘惑,黑狗不斷射精,陽
精一次次地射了出去,陽氣也不斷散失,射入女孩兒的體內。黑狗子大聲呼叫饒
命。

  丁慕蘭赤裸裸地坐在黑狗子下身上,一點羞意都沒有,臉上還頗為得意,從
葉間射下來的陽光映著她微帶汗濕的光滑胴體,美麗依舊。美人兒站立了起來,
剛才被黑狗子那樣勇猛干著的小穴,赤裸裸地顯露在眼前,雖是這樣的動作,下
身卻一滴精水也沒漏出來。黑狗眼中除了陶醉還有害怕,全沒有了方才的得意。

  「女俠饒了俺吧,俺愿做你的牛馬,天天給你騎,只要偶爾……偶爾讓俺肏
你的小嫩屄……」這憨傻黑漢,寧到死都不忘肏美人兒的小嫩屄。

  丁慕蘭笑了笑,纖手輕撥,烏潤的陰毛,黑色的龍形陰環,就顯在黑狗子眼
前,他如牛般的淫眼死死地盯著這片艷色?!負詮紛穎鬩四懔?,念你陽元還算充
足,伺候本宮也算盡心的份上,以后便跟我吧?!?br />
  
 

【完】

彩票投注站如何转让 www.dfultn.com.cn

相關鏈接:

上一篇:大內好人 下一篇:女神官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彩票投注站如何转让 百度 | 永久網址: